讲中国历史,看历史知识,尽在讲历史网

此人在抗战时期杀敌比谁都狠,壮烈殉国后,却被污蔑是汉奸,50年后才得到清白

来源:讲历史2019-08-22 09:17:14责编:金大元人气:
字号:小号|大号
【内容导读】在抗战时期我国涌现出许多爱国的将领,今天小编说的这位,在抗战时期杀敌比谁都狠,壮烈殉国后,却被污蔑是汉奸,50年后才得到清白。1894年,吴克仁出生于吉林宁安(…

在抗战时期我国涌现出许多爱国的将领,今天小编说的这位,在抗战时期杀敌比谁都狠,壮烈殉国后,却被污蔑是汉奸,50年后才得到清白。

1894年,吴克仁出生于吉林宁安(著名的宁古塔),现在属于黑龙江牡丹江市。吴克仁从小就怀有爱国之心,上初中时就对同学们说:“我们学得再多,可国家沦为别人的鱼肉,我们不也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吗?”

同学们问他怎么办?吴克仁把书本往地上一扔,说:“还能怎么办!参军去,手上有枪有炮,列强才会怕我们!”说完,吴克仁毅然离校,南下河北保定,考入了保定军官学校炮兵科。

u=2740901819,3530718242&fm=173&s=8CC27A2347A38B4D2CC18D160100A0C1&w=569&h=421&img.jpg

1920年,吴克仁回到东北老家,加入了奉军。张作霖对这个保定军校高材生非常欣赏,对张学良说:“咱们东北到处是宝,吴克仁就是一个,将来你能用得上!”张学良也把吴克仁视为心腹,先后派他去日本和法国的炮兵学校深造。

吴克仁深得张学良的赏识,自然也对张学良忠心不二,当九一八事变爆发时,吴克仁虽然义愤填膺,咬碎钢牙,但出于对张学良的忠诚,也一直没说什么。

后来,张学良奉蒋介石之命攻打陕北的红军,吴克仁再也忍不住了,说:“中国人打中国人,算什么事!老祖宗地下有灵,怎么看我们这些不肖子孙!”

吴克仁时任第67军副军长,对军长王以哲说:“赶紧与红军停战,不然,咱们的军队拼光了,老蒋也不会心疼我们,我们到时还拿什么打回东北老家?”

西安事变后,张学良被蒋介石软禁,王以哲也被军中的亲蒋派杀害,吴克仁升任67军军长,居中调停,总算稳定住了军心。

后来,吴克仁去了一趟浙江奉化,看望张学良,这是蒋介石的“特别恩典”,但吴克仁从奉化出来去了上海,在媒体上公开宣布张学良和东北军坚定的抗日态度,此举让蒋介石非常被动,气得大骂吴克仁不顾大局。

8ed2072d6b3a49f597b3ce42c2256452_副本.png

七七事变后,日军进攻天津,蒋介石紧急调67军增援。67军内部有人不同意,说老蒋这是让咱们东北军当炮灰,吴克仁却说:“咱们平时天天说杀鬼子,打回东北老家,现在机会来了!都听好了,我们不是给蒋介石当炮灰,是给中华民族当炮灰,无上光荣!”

接到命令的当天,吴克仁就带着部队坐上大卡车,冒着大雨一路北上。在路上,吴克仁带头唱起军歌,两旁的百姓纷纷称赞。

1937年8月,淞沪战役打响后,中日双方在上海决战,久久难分高下。11月5日,日军第10军三个师团从杭州湾的金山卫大举登陆,猛扑松江,从西线迂回威胁中国守军的后方,局势骤然危险。西线集团总指挥张发奎急令第67军轻装向松江急进,阻击日军,以保上海右翼安全。右翼军代总司令黄琪翔也亲自下达了手令:

“着松江保安司令王公药,协助第43军郭军长汝栋、第67军吴军长克仁死守松江县城三日,违即军法严惩”。

松江县城距金山卫仅60华里,松江保安司令王公药,手下只有少数地方武装,奉命协助第67军防守松江的第43军郭汝栋部,实际上已是一支仅有120人的残部。王公药接到命令后焦虑万分,盼望吴军早日出现在松江县城。吴克仁更是急如星火,眼看战局危急,来不及督统全军,就率先带着军部及部分参谋连夜进入松江县城,然后下令手下两个师一个占领松江以北,一个占领松江以南,准备迎头痛击敌人,确保上海友军的安然撤退。

8cff77bb8db648bcadb37d7f7f38ee6d_副本.png

11月7日,日军从金山卫登陆后,窜到了黄浦江对岸,以凶猛的火力掩护,出动橡皮艇和木帆船强行登陆。第67军第107师以大炮压住敌人火力,猛袭强渡日军,毙伤日军五六百人,黄浦江面敌尸累累,敌橡皮艇及木帆船全被击沉。黄琪翔闻报,亲自到战场视察,对第67军官兵的英勇之举大加赞赏。

但是,随着日军主力陆续抵达,攻势加强,第107师在金鹤浜、得胜港一线与敌人激战,损失惨重。师长、参谋长战死,团、营、连长多数阵亡。与此同时,第67军的另一个师——第108师,在松江至石湖荡之间的三十号桥与敌遭遇。激战中,第322旅旅长刘启文殉国,日军迂回到第108师之后,第324旅长夏树勋率残部死守松西关。傍晚时分,日军大部队抵达,双方进入巷战,战斗十分残酷,最后,第108师全部陷入重围,对外通讯、联系被切断,只有师长张文清一个人从重围中逃了出来。

在官兵鏖战之际,吴克仁在松江城内,亲自赶赴前线指挥。在激战中,他亲自手挥短枪杀敌。官兵见状,大受鼓舞,终于击退强敌。当吴克仁返回城内时,仅和他相处三天的松江保安司令王公药敬佩地说:“我总算是见识了,军长为报国杀敌,竟以将官身份,打了一次一线冲锋!”

吴克仁大笑:“杀敌报国,还分什么将官与士卒!”

由于松江城外两翼作战伤亡惨重,日军大部队如潮水般涌入松江县城四周,县城东、南、西三面被围,情势万分危急。为了坚决完成坚守三日的军令,吴克仁下令第319旅旅长吴骞率部出击。吴旅长临危受命,率领残部杀出城外,激战两小时之久,一时阻住了日军的攻势,但是,战到最后,吴旅长身负重伤,也被抬下了战场。吴克仁闻讯,再次挥枪出阵,赶到城外指挥。在他的指挥下,第67军残部再一次将敌势压下,战局又变稳定。

6c224f4a20a446231a0a64f97bda230b0ef3d763.jpg

11月8日夜半,吴克仁死守松江三日的军令终于胜利完成。晚10时,一些军官主张立即撤出松江,以争取安全转移。但吴克仁坚持说:“一定要守到午夜12时,否则不算圆满完成军命。”

过了12时,他才下令突围。

为此,他请郭汝栋军长先撤,自己最后率指挥部从北门突出,然后向佘山方向急进。

谁知到达佘山后,遭到日军伏击,吴克仁指挥残部拼死杀敌,摆脱敌人的伏击,进入了青浦县境。11月9日下午,他们到达了白鹤港,从这里越过际州河,就可以西去昆山了。可是,河桥已经被日军飞机炸毁。吴克仁说:“游过去。”这时敌机又来了轰炸,地面的日军也迂回过来了。吴克仁镇定自若,指挥手下们先行渡河。傍晚时分,突然一队日军冲过来,在交战中,吴克仁不幸中弹,倒入江水,当即被洪水冲走。与他一起殉难的,还有军参谋长吴桐岗。

吴克仁慨然献出了自已的生命,震惊中外。然而,令人愤慨的是,战后国民党当局对他和第67军的壮举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甚至无中生有捏造说:“吴克仁投敌了”、“吴克仁引日军进攻南昌”!后来,蒋介石下令取消该军番号,并拒绝对该军阵亡官兵家属进行抚恤。

1938年,原67军副军长贺奎和108师师长张文清为吴克仁及各级战死官兵请恤时,竟遭无情拒绝。军委会在发给各战区的《敌情通报》中说:“确讯 原东北部队第六十七军军长吴克仁,在我大军撤离上海后,已率部叛变投降日军,此次侵占南昌,即是吴克仁亲自指挥所部,为日寇前导。”

因政府工作失误,吴将军无辜蒙冤整整50年。

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北京PK10文史百科